所在位置:主页 > 文学欣赏 >

读世界文学经典名著卡夫卡《变形记》一起走进

2019-01-1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变形记是卡夫卡前期的短篇小说之一,小说讲述了某一天哥哥格雷戈尓在早晨化为巨虫的故事,“他朝天仰卧,背如坚甲,稍一抬头就见到自己隆起的褐色腹部分成一块块弧形硬片,被子快要盖不住肚子的顶部,眼看这就要整个滑下去,他那许多与身躯比起来细弱的可怜的腿正在他眼前无助的颤动着”这是书中描写的第一场景,巨虫的形态栩栩如生,试想一觉醒来发现身体构造变为虫子,而是在一个人出现意外的情况下冲击力可想而知。

  变为虫子的格雷戈尔最头疼的一件事情竟然不是为什么变为虫子,而是提醒起床上班的敲门声,父母妹妹对于格雷戈尔工作的看重,对于一家经济来源的重视暴露无遗,这是一种生活方式。接下来的全权代理一出现便带动了小说的节奏,显得急促了许多,这也是精彩的开头,没有到点上班的事实,化为巨虫的残酷开启了小说通往现实的大门,父亲对于儿子的情绪转变,一开始关系的敲门到变动后挥着报纸和手杖的生气,转折变化来的喜怒无常,父亲对于儿子成为虫子的现实显得激烈了许多,妈妈的晕倒,不踏入房门的一次次,妹妹的轻声细语照料,两人默契般的心领神会,到最后粗糙的看待。小说的情感转折从这里就开始,一家四口因为荒诞的异化现象发生重心的偏移。

  因为缺少经济来源,依赖以往的存款显得不切实际,节省的积蓄花一年就要到头,刚退休才享受五年的父亲开始重新找工作,患有气喘病的母亲平日里帮忙打临时工,缝补衣料,妹妹无法去音乐学院兼职做了服务生,挣钱成为了当务之急,解决温饱成为了格雷戈尔变为巨虫后一家人的现状。

  现实发生的改变没有对家庭产生倾覆危机,而小说的残酷性在于对人性的描写,在三人打工下依旧无法维持开销时,格雷戈尔的一日三餐最简单的过问成为了日常,房间的废料堆积,对于食物的敷衍一点点的出现,负担从格雷戈尔分担到三人身上,带来的适应期影响着儿子的身份的厚度,母亲对于老物件的认同感,妹妹对于哥哥想要空旷场所爬的猜测,产生了矛盾,而妹妹在这件事情上展现出了子女强硬的态度,家庭的发言者转接到了妹妹身上。

  因为老物件的争执也给了格雷戈尔爬向画的时间,为了保护喜爱的一幅画不被搬走,格雷戈尔趴在了画上,这下吓坏了母亲,也彻底引发了父亲对于儿子的不满,见到晕倒在地的妻子,他拿着苹果砸向了格雷戈尔,母亲的醒来求助挽回了格雷戈尔的生命,但事情的一边倒也正是从这边开始,格雷戈尔带着一身伤和终日不吃饭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思考家人的变化,渐渐瘦弱无助。

  没有了格雷戈尔的生活支柱,三人的经济负担显得压力重且效益低,父亲为了上班休息时间不服,妹妹开始简单应付哥哥的生活,把家里最后一间房子租给了租客,以此补贴家用。作为租客的三人享受到了格雷戈尔一家人热心的款待,妹妹的小提琴演奏换来了租客无知怀有目的的无理要求,一家人的热情在这一刻被冲淡,成为巨虫的格雷戈尔这一刻心里想的是妹妹的安危,想的是带着妹妹回到自己的房间,远离那些人,但是出现意味着结束,巨虫的事情使得租客受到了惊吓,租客的离去彻底成为了压倒这家生活倒下的最后一根稻草。

  妹妹的爆发对于巨虫的认识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反差,妹妹开始变得暴躁,想要赶走巨虫,“他必须要离开,假如他是格雷戈尔,他老早就会明白,人和一只动物是无法继续生活下去的”这一刻想必没有记住这个巨虫深处是往昔哥哥的灵魂,最深的伤一定是最爱你的人造成的,妹妹的转变、父亲的暴躁脾气、母亲的接受不怨言撕毁了这个家最后的爱,对于亲情的温暖,最后被赶到房门的格雷戈尔没有被自己抛弃,却被最爱的人抛弃,连续多天的不吃不喝造成最后的无力离去,这是变形的结束,也结束了最后关于家庭的问题,死亡代表着家庭故事的结束,也是格雷戈尔对于人性在资本世界留下的现象疑问,小说的结尾是一家人的庆祝,庆祝巨虫的离开,但离开的何止是巨虫的儿子,离开的还是家的力量,是现实中关于人性的思考。

  明天和意外没有人知道哪个会来的更快,正如异化的现象,化为巨虫是一种体现,没有选择的生活考验着潜藏最深的是人性,父母,亲人应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最后一个底牌,是疲惫时休憩养伤的港湾,是最后挺身而出的根源,结束也是,小说自带梦幻色彩,夸张细腻的描写,荒诞离奇的故事背后带来读者对于人性判断,“久病床前无孝子”到底是单独个体的存在还是大部分的现实,什么是亲情,是不离不弃的相助还是有一定限度的界限,如果连骨肉相连的感情都无法做到那何况后天的友情,爱情呢!

  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是小说的思考方向,但这也是一个命题,冷漠词汇加上人与人的环境把一切放到了台面上来说,在我看来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是环境赋予的,当然不是绝对的冷漠,一个职业化微笑暴露的是机械化的操守,这个是假意的微笑,路人的旁边漠不关心是冷漠,网络“侠客”的出现,不分青红皂白的引导是冷漠,值得思考,思考背后存在的是人和人善良的期盼,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好客,是一根筷子易折断,一捆筷子折断难的团结,是常回家看看,家和万事兴的和气,考虑问题的背后一定是有目的,有态度的思考,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是点滴的结晶,不分善恶的载体,有好坏之道,高低之分,这是态度,也是对于生活应该有的求知欲,在阅读的过程中看到的一切都应该是生活的参照物,是作者心中所思眼中所见,是成为自我环境改善的诱因,而不是全部。

主办:楚汉网-湖北武汉新闻生活门户

承办:楚汉网-湖北武汉新闻生活门户

电话:

邮箱:

微信公众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