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主页 > 人大政要 >

“中国扶贫脱贫成就非常了不起”——专访伦敦

2019-01-2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参考消息网1月8日报道(文/桂涛 顾震球 赵一诺)伦敦经济学院是一所在政商界享誉盛名、专注于社会科学的大学,与牛津、剑桥等五所大学并称为“G5超级精英大学”。该校的校友、教员及前教员中包括18名诺贝尔奖得主。该校校长妮玛特·沙菲克曾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英格兰央行副行长等职,对中国经济发展颇为关注。沙菲克近日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中国经济近几十年飞速增长,在短时间内做到大量人口脱贫,这非常了不起。

  她认为,一流大学需要最出色的人才,领导者要为孕育人才提供良好环境,创办一流大学的秘诀就在于塑造有利于人才发展的环境。

  沙菲克:中国经济近几十年里飞速增长。我曾在英国政府的国际开发事务部任职,也在世界银行工作过,对中国经济发展颇为关注。在短时间内做到大幅度扶贫脱贫是非常了不起的,这也证明了中国非常善于将国际经验运用于自身,并且据我所知比任何一个国家做得都好。中国先是小范围试点试验,然后一点点将规模扩大到全国。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国家做得这么成功。

  沙菲克:是的,我认为扶贫的效果非常显著。现在中国正面临着新的挑战,例如如何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如何从出口导向型经济转型成为内需拉动型经济,在杠杆调控和债务增长中如何确保金融稳定,这些挑战都各不相同。在债务方面,我相信中国的政策制定者正在落实新的制度和体系来尝试解决这些债务问题,我衷心希望他们能成功。

  我认为眼下中国的另一个难题是如何建造一个合理且可持续的现代社会安全网,当然还有环境和可持续发展问题,也就是中国如何以既环保又可持续的方式提高发展质量。于中国而言这些都是重大的挑战。

  沙菲克:我们的学生中约有10%来自中国,大约1360多人,其中约三分之一是本科生,其余是研究生。中国学生非常聪明,能力很强。我在参加毕业典礼时总会和每一位毕业生握手,尤其那些取得荣誉、获奖的毕业生,他们中许多都是非常出色的中国学生。

  中国学生为我们的学生群体注入了新生力量。我们始终欢迎来自全球各地的学生,这也符合我们建校以来的信念和传统。

  沙菲克:近几年我们和中国大学建立的联系越来越多。我们与复旦大学、北京大学都有着很密切的合作,双方有一些研究生的交换项目,学生们可以来英国学习一年,再在中国学习一年。我们还在北京办了一个暑期学校,为学生们提供一个短期的伦敦经济学院教学体验。这个项目非常有意思,因为我们不仅有一部分年轻孩子,也有一些本身已是业内人士的学生。

  许多优秀的中国学者任职于我们的经济系、历史系、传媒系等,我们以他们为荣,同时他们也是我们与中国同行合作的重要人脉。

  沙菲克:以我们的办学经验来看,人才是管理一所大学的必备条件,我们需要最出色的学生、最出色的教员和职工,为孕育人才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所以我一直认为我们这群人就像园丁,我们需要开发土壤,尽其所能寻到最好的种子,然后滋养他们蓬勃发展。

  沙菲克:伦敦经济学院可以说是“最全球化的一流大学”。我们70%的学生来自英国以外。没有其他任何一所一流大学像我们这样拥有如此多元化的国际生群体。此外,我们位于伦敦这座非凡的国际化大都市中心,我们不是所谓的让一群学者坐在草坪上思考宇宙的象牙塔,我们的教员参与了影响公众的政策制定。

  沙菲克:我们曾讨论过21世纪好的大学和好的教育究竟意味着什么,最终讨论出来的结果有两点。第一就是,如今的学生不再需要死记硬背理论知识,他们可以上任何一个搜索引擎查到任何想要的理论;但同时他们需要具备分析和研究能力来将这些理论知识整合成为自己的理解,他们也要学习数据科学,所以现在每一位伦敦经济学院的新生,不管什么专业都会在入校第一年接受基础的数据科学和大数据教学。在这里我们还为那些想进一步运用这些数据搜索能力的学生们提供机会,提高他们的检索和研究能力。

  第二点与学生们接下来的职业生涯相关。他们可能需要不断地重拾和更新他们的能力,因为当他们18岁上大学,三四年后毕业的时候曾经学到的知识已经过时,不再符合新的思想了。我们的大学就需要能让学生们在30岁、40岁甚至50岁时还能很方便地回来重新学习新的知识,不断巩固、更新他们的能力,如果他们的职业方向有变化,这些新技能也能助他们在新的领域取得新的成绩。

  沙菲克:各种各样的榜单排名起伏不定,我认为我们的排名保持得很好。我们在社会科学领域排名全球第二,仅次于哈佛大学。对此我们非常骄傲,但我们更为毕业生的高质量骄傲。排名能代表一部分,但代表不了全部。这只是一小部分,比起排名,我们的名声更具说服力。

  沙菲克:“脱欧”对英国大学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方面:第一是招生方面。尽管英国其他一些大学在欧洲的招生率较往年下降了7%,我们在欧洲的招生率实际上升了6%。因此我们在这一点上并未受到“脱欧”影响,仍然吸引了许多优秀的欧洲学生。这点我们和别的大学不太一样。第二是教职工征聘。我们学校约40%的教职人员是欧洲人,但目前我们在这方面的影响还未显现出来。我们现在有些担心的是研究经费,这是“脱欧”带来的第三方面影响。我们享受着全欧洲共享的研究经费,并且在其中占了不小的比重。我们希望确保在“脱欧”后能够继续参与这些欧洲研究联盟。我们也尽力向政府阐明了参与这些欧盟的研究项目是对英国很有利的。因此三方面中,研究经费是我们最担心的,当然我们希望能有个好的结果。

  沙菲克:我希望我们能成为全球影响力最大的社科类大学。我希望这里成为一个可以围绕全球事件展开重大辩论的场所。我相信我们也能成为培养出21世纪各领域领导者的大学,包括商务、、经济、社会学等领域。我认为我们正处于教育方式现代化的进程中,我们致力于使我们的毕业生成为未来的领导者。

  沙菲克:我相信社会风向正在转变,但我也认为这是大学肩负更大责任的时刻,因为人们选择相信大学,大学就必须保证它们在公共领域的工作是严谨而高质量的,是能让世界更美好的。与我上任之初时相比,情况在改变。在过去一两年中,人们发现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消息并不可信,有时报纸上读到的也不可靠。比起政府、媒体、商界、民间团体,人们更相信真正独立的学术机构而非其他机构,这个现象非常有趣。

  我们特意成立了一个校学术委员会,一个由校外人士建立的信誉、信任和信息科技委员会也在关注着这个问题,他们正就“什么是人们所信赖的”“信息科技在信息传播中的作用”以及“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来重建人们对媒体的信任”这些问题,向我们汇报研究成果,我们认为这些问题对和社会的未来至关重要。

  我们的行动之一就是确保我们的学术人员受到非常严格的同行评议,所以除非他们已经接受同行的检查分析并进行了讨论,否则他们不能随便发布任何信息。此外,我们在增加公众信息获得权上也做了很多努力,比如说每年有1300万人下载我们学校制作的播客。

  沙菲克:我曾经的任职经历对我各方面都有帮助。首先,伦敦经济学院是一所全球化的大学。我们和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都有密切联系,我相信我们有着世界上最棒的公开活动,每年我们约举行350场活动,邀请来自全球各领域的顶尖人才,有诺贝尔奖得主、国家和商界领袖来到我们大学演讲。能够通过这样一个全球关系网邀请到各类人士与我们的学生和教职工对话实在是件很有益的事。另一方面,我的经历也让我对全球面临的主要问题及我们需要研究的问题有所了解,为运营像大学这样的大型机构提供了实际经验。

主办:楚汉网-湖北武汉新闻生活门户

承办:楚汉网-湖北武汉新闻生活门户

电话:

邮箱:

微信公众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