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主页 > 法治新闻 >

法治在线:从百万富翁到绑架杀人案的制造者

2019-05-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有人说,财富就像一把双刃剑,懂得珍惜财富的人,会让自己的人生由此增添前行的动力;而一味沉溺于挥霍财富的人,则最终会被财富所害。

  这里是位于内蒙古包头市开发区的一个私人农场,面积40亩。农场的主人叫吴士明,拥有百万资产。几年前他在买下这块地的时候,曾经计划要在这里办一个工厂,而如今,这已成为泡影。当地警方认定,今年4月在这个农场里发生了一起绑架杀人案。

  吴士明,42岁,包头市人,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年青时当过汽车兵,转业后到包头市地税局工作。在了解吴士明的人看来,他是一个头脑灵活的人。1990年下海经商的大潮中,吴士明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跑到海南和几个朋友做起了倒卖钢材的生意,此后他又办过歌厅,靠着白手起家,吴士明在海南期间挣得了几百万元。

  几年后,吴士明厌倦了经商的劳累,于是又回到了包头地税局,担任一个地税所的所长,但同事们发现,这时的吴士明与以前相比,多了一项嗜好:。

  局长:回来以后,大肆的,在包头他很有影响,基本上不好好上班,就参加到社会当中。

  民警:他上班的时候也是不务正业的,因为我们原先还在一个办公楼一块办公,但是他就是经常社会上一些,他的圈子交往的全是人员。

  由于沉溺于,吴士明在工作上漫不经心,经常迟到早退,这引起了单位领导的不满,多次劝阻无效后,吴士明被撤掉了地税所所长的职务,降职为副所长;但这种警告并没有打动吴士明,对他仍然欲罢不能,不久后,他的副所长职务也被撤掉,降为地税局的普通职工。而与职务的一再降级类似,吴士明在赌场上也并不走运。

  局长:的人还是大部分都是输,赢得很少,刚开始他赌得没有那么大,后来就赌得比较大,他三十万、五十万赌。

  输了想翻本,赢了还想赚得更多,这是所有赌徒的心理。吴士明的百万资产在赌场上渐渐被挥霍一空,家人苦口婆心的劝阻也无法使他从赌场上抽身。为凑足赌资,他开始变卖自己的固定资产,从海南回来时购买的奥迪轿车先被转卖,之后他又想转卖房产和早年在包头市郊购置的那处农场,因为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只好作罢。

  局长:他们经常在一起,有来往关系,而且过程中也有互相输、互相赢的情况,也包括的债务关系。

  姜英武,39岁,曾是包头钢铁厂的职工,90年代初辞职经商,在包头开办了小肥羊火锅店,由此起家,赚得了大笔财富,号称资产过千万。与吴士明一样,姜英武在包头的地下赌场也很有名气,他经常开着一辆奥迪A6豪华轿车出入于各个赌场,出手显得非常阔绰。

  一个是税务局的工作人员,一个是开饭店的老板,工作上的关系加上赌场上的交情,吴士明与姜英武结下了密切的关系,两人称兄道弟,甚至到了一个电话就能把对方约出来的地步。

  2004年春节,吴士明又参与了一场豪赌,这次不仅让吴士明带的赌资输个精光,还背上了上百万元的赌债。债主们频繁上门讨债,让吴士明心慌意乱,到哪儿去筹钱呢?他找来了自己的堂弟吴世伟一起想办法。

  吴世明出入场所的时候,有时候就把吴世伟就带上,所以他借机也认识了蒋英武以及蒋英武赌场的这些朋友,他都挺熟的。

  上百万的赌债不是个小数目,吴士明、吴世伟两人想来想去,最终决定铤而走险,绑架一个有钱人勒索钱财,而赌友姜英武成为他们的首选目标。

  民警:蒋英武在许多场上的时候,姜英武有很多次随时打电话给朋友借钱,朋友就会送过来30万、20万,所以他就确定姜英武在被绑架之后能借来钱,所以把目标锁定在姜英武身上。

  为了确保绑架成功,吴氏兄弟作了长时间的策划和准备。2004年4月5日晚,他们拔通了姜英武的电话,约他见个面。

  姜英武开着奥迪A6轿车来到约定的地点后,吴氏兄弟先将他带到自己家中,以“喝口水歇歇”为由骗他喝下了掺有的茶水,过了一会儿姜英武便不省人事。吴氏兄弟随即把他起来,开车来到了吴士明在市郊的那处农场。

  局长:姜英武药劲过去以后醒了,说你干啥,这就凶相毕露,干啥,没钱,拿钱,说你拿钱咱们弟兄也不能采取这种,他妈的,再说把你砍死,这时候出面主要是以吴世伟为主的,他(吴士明)毕竟不好意思好像你把我叫来,你采取这种方法,

  吴世伟:我告诉他有人杀你,为了50万块钱,你看着办,你要是给我点钱花,我就把你放了。他说行了,我把车给你了,现在手里也没有什么现金了,车里还有点钱,存款取过来就完事了。我说不行,去借点儿。

  在吴氏兄弟的威逼下,姜英武只好通过电线万元,并将这笔巨款打入吴氏兄弟指定的银行帐户上。姜英武以为,对方拿到钱后自己就会得到释放。但他错误的估计了这两个曾经和他亲密无间的“朋友”。

  4月5日晚,吴士明、吴世伟兄弟二人将姜英武带到这个小院内后实施了绑架,就在我身后的这个小屋内,姜英武双手被绑度了过他生命中的最后两天。4月7日的中午当吴氏兄弟确定50万元巨款已经打入他们指定的帐户后,就在这个小屋内,用一根电线将姜英武残忍地杀害。

  局长:姜英武在那个地方确实很可怜,平常在一起的哥长哥短的好朋友,你采取这种方法对待我,我觉得精神上受到的刺激也比较大,他在一种特别痛苦的环境当中经历了两天两夜,特别是在杀害的过程中,面对着行凶极恶的这种歹徒,说过去的好友,我估计他临死以前他还是不能瞑目的。

  杀害了姜英武后,吴氏兄弟来到银行,将50万元的赃款全部取走,藏匿于吴士明父母家,随后他们又回到了农场,对杀人现场进行了清理。

  这里是内蒙古乌兰察布盟的兴和县路段,4月7日吴士明、吴世伟兄弟二人将姜英武在农场内杀害后,为掩盖罪证,他们又开车400多公里来到这里,将姜英武的尸体抛弃到路边,那个时间是在4月8日的凌晨。随后他们又驾驶着姜英武的奥迪A6轿车开往河北石家庄,将车辆转手卖掉。

  在按照计划一步步实施了犯罪行为之后,吴士明重新回到了包头,象往常一样上班,工作;而吴世伟则躲回了老家辽宁省辽阳市,观望事态的发展。

  局长:吴士明特别狡猾,他绑了姜英武以后,6号他又跑到单位,继续上班,而且上班了以后,平常上班晚来早走,6、7号准时上班,而且到所有的办公室专门转一圈,什么意思呢,逃避公安机关对他的侦查,意思是我6、7号我没在作案现场,我来单位上班了。

  吴氏兄弟自认为这次绑架行动干得天衣无缝,但聪明反被聪明误,包头警方随后在对姜英武失踪的调查中,很快查清了事实线日,警方在吴士明家中将其抓捕,并起获了全部的脏款。

  审判长:判决如下,被告人吴士明犯绑架罪,判处死刑,剥夺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资产;被告人吴世伟犯绑架罪,判处死刑,剥夺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资产。

  我们很难去揣测,站在法院被告席上的吴士明,当听到死刑判决的那一刻,心里是一种什么滋味,他曾是一个令人羡慕的百万富翁,而今却沦落成为一个杀人犯,他的经历令人深思,我们今天请来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王大伟教授,围绕吴士明的犯罪成因作进一步的探讨。

  在外人看来,吴士明平常交友广泛,对朋友有求必应,是个重情义的人,但参与案件调查的民警却认为,吴士明眼中并没有什么朋友,他唯一关心的就是赌场上的输羸。他与姜英武平常来往密切,实际上看中的是对方充足的赌资,这也是他绑架姜英武的重要的原因。在把姜英武带到农场的小屋后,他随即凶相毕露,再也不是那个和姜英武称兄道弟的吴士明了。

  局长:吴士明也是比较野蛮的人,他在过程中,也受到别人的非法拘禁,跟他讨要赌债,这也是他引发犯罪一个原因,我欠别人的钱,别人也绑架我,但是性格没有这个恶劣,但是诱发了他这种犯罪,他只是更残忍一些。

  由于沉溺于,吴士明挥霍光了百万家产,沦落为一个债台高筑的赌徒,走投无路之下采取了极端的犯罪手段,最终断送了自己的人生;而被害人姜英武也是由于而成为被绑架杀害的目标,这又是一个由而引发的案例,它再次告诉了人们,为了自己和家庭,洁身自好,远离。

主办:楚汉网-湖北武汉新闻生活门户

承办:楚汉网-湖北武汉新闻生活门户

电话:

邮箱:

微信公众号:

网站声明: